1. 首页
  2. 写作中心

金赛药业与“红十会”的那些事儿

金赛药业最早牵手中国红十字会是2008年。当年2月,金赛药业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500万元药品,启动“红十字天使计划-金赛矮小儿童医疗救助项目”。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记者阳杨 报道

近日华夏早报-灯塔新闻接到网友报料,称去年长春高新技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长春高新[SZ000661])在换股并购其绝对控股子公司长春金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递交过会文件时,曾向证监会报告“金赛药业直销模式下的客户包括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诊等”,这引起证监会注意,要求核查该公司“生长激素直销模式下客户”的经营资质,因此当时是有条件过会。证监会并购重组委要求长春高新补充披露对标的公司生长激素直销模式下客户的核查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客户的医疗资质、采购和销售数据、患者数量,以及标的公司销售回款情况。虽然长春高新该案最终过会,但该报料质疑长春高新及金赛药业是否具有国家商务部核发的直销牌照。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记者经向国家商务部核实,长春高新及其控股子公司金赛药业确无直销牌照。吉林省长春市市场监管局就此接受采访时表示,长春高新及金赛药业所谓通过直销模式销售处方药品,涉嫌非法销售药品。该局还称,若有相关疑问,可向该局递交举报材料。

这一新闻报道,再次将A股医药类第一龙头股长春高新[SZ000661]推到风口浪尖。这支股票到底有多牛?2月22日东方财富网有一篇《有望超越贵州茅台的公司梳理》的股评文章,称长春高新“该股未来几年有望超越贵州茅台的股价”。记者查阅长春高新[SZ000661]当前股价为489.00元/股,总市值989.54亿元,是单价仅次于贵州茅台的A股第二高股价的股票。

这么一支“最牛股”竟然是通过“直销”做到的?而且还没有直销牌照?记者通过调查发现,长春高新所谓的“直销模式”,并没有这么简单。2019年7月《中国经营报》曾经以《56亿元资本腾挪背后:长春高新生长激素滥售之痛》为题报道,金赛药业“开创”的是“一种独特的医药销售模式”——即患者先在大医院就诊,然后医生引导患者到指定的基层医疗机构买药。这样受到国家严格管制的肽类激素药品就可以凭着小门诊一纸处方任意购买。

无独有偶,2013年8月《证券市场周刊》曾经以《长春高新:生长激素滥售隐患》为题报道,“金赛曲线销售医药的方式实际上‘开创’了医药销售的一种新模式,尤其是对国家管制严格、医保又不能全额报销的药品的销售来说,即借助基层医疗机构这层合法外衣,与小门诊合作,先在大医院开具处方,然后到小门诊买药,这样所有受到国家严格管制的药品都可以拿着一纸处方在小门诊随便购买。因此,药企销售重心只需要放在小门诊部,不但可以节省药品进入医院环节中的各种赞助费、返点费,而且不会存在大医院拖欠药品采购费的情况。”

《中国经营报》和《证券市场周刊》均堪称国内顶级的财经媒体,为什么不直接指出金赛药业“非法直销”处方药品,而是不约而同地指出“金赛药业开创了医药销售的一种新模式”呢?据灯塔新闻记者了解,金赛药业的所谓直销模式,还真不是典型意义上的直销——恰恰只能称为“医药销售的一种新模式”——一种非典型直销模式。

那么,长春高新及其绝对控股子公司长春金赛药业所谓的“直销模式”——“一种独特的医药销售模式”究竟独特在哪里?——“医药销售的一种新模式”究竟新在哪里?何谓“一种非典型直销模式”?据灯塔新闻记者通过多方调查发现,在“非典型直销模式”背后,金赛药业与中国红十字会成长天使基金会和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内分泌遗传代谢学组春苗计划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金赛药业与“红十会”的那些事儿
图为长春高新控股子公司金赛药业。

       究竟向中国红十字会捐了多少钱?

金赛药业最早牵手中国红十字会是2008年。当年2月,金赛药业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500万元药品,启动“红十字天使计划-金赛矮小儿童医疗救助项目”。该项目是中国首个面向贫困矮小儿童的专项医疗救助公益活动,成为 “红十字天使计划”资助领域的新拓展。这一计划被认为是中国红十字会成长天使基金会的前身。

2010年10月,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正式启动了“成长天使基金-矮小患者医疗救助行动”。“成长天使基金”是全国矮小人的专项基金,也是国内第一项专门面对矮小人的爱心基金。金赛药业向“成长天使基金”捐赠200万元人民币作为启动资金,全国首个矮小人爱心基金在长春成立。同时,金赛药业提供200个工作岗位。

2015年11月27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以“初心·守望”为主题,在北京举办“红十字天使计划”十年人道公益分享会。在分享会上,金赛药业总经理金磊代表长春金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荣获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颁发的“人道救助杰出贡献奖”。

2018年12月15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小胖威利患者关爱项目”正式启动。“小胖威利患者关爱项目”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成长天使基金发起,得到全国80多名生长发育专家的大力支持。金赛药业向该项目捐赠1000万元药品和善款,用于资助项目开展医疗救助、医师培训、科普教育、学术研究等。全国首批12家项目定点诊疗中心医院现场授牌。

金赛药业官网在当天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小胖威利患者关爱项目启动,金赛捐赠1000万》为题的报道中透露,成长天使基金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联合金赛药业于2010年发起成立,基金成立8年来,金赛药业已累计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款物1亿2000多万元,资助1600多名贫困家庭矮小患者实现长高梦想,培训中小学校医、幼儿园保健医生1400余人,支持开展各种类型科普教育活动5000多场。

2018年11月在以“构筑人道桥梁”为主题的东吴国际人道交流合作研讨会上,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宣布成立人道教育基金。成长天使基金官微在当天的报道中说,“金赛药业因在儿童生长发育领域的卓越地位以及人道主义救助方面的无私贡献,也受邀参与盛会。”金赛药业作为基金发起人之一,现场捐赠首批善款500万元。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郭长江会长表示,金赛药业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长久合作伙伴,双方已经合作11年,企业一直致力于公益事业,积极履行社会责任。

而在2018年1月10日金赛药业官网的一篇《金赛药业2018校园招聘简章》中,写道“金赛药业积极投身于社会公益事业,2010年10月,金赛药业与红十字会共同启动了“成长天使基金—矮小患者医疗救助行动”,10年间,金赛药业累计向中国红基会捐赠款物4039万元,其中药品捐赠3659万元,已救助贫困家庭矮小儿童1000余人,同时设立儿科中青年内分泌医师科研基金及金赛烧伤外科医生科研基金,协助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建立全球的矮小患者数据库。”

后一篇报道的口径,与前一篇报道口径相差比较大,年初的口径是“10年间,金赛药业累计向中国红基会捐赠款物4039万元,其中药品捐赠3659万元”,年尾追加“捐赠1000万元药品和善款”,报道口径就变成了“金赛药业已累计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款物1亿2000多万元”,前后捐赠的款物相差“6461万元”。

2019年7月,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院士+博爱基金发展座谈会暨管委会会议在宁夏银川召开。金赛药业官网在随后以《关爱罕见病,贡献金赛力量》为题的报道中透露,金赛药业此次向院士+博爱基金捐赠50万元,用于支持开展院士+宁夏儿科医师培训及进修工作,此举也代表“院士+”西部儿科医师培训计划宁夏站的启动,同时也成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罕见病关爱行动首批支持企业。这篇报道还透露,金赛药业儿科事业部窦志国总经理在座谈会发言中表示,金赛药业“11年累计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药品和善款合计1.6405亿元;资助2000多名贫困家庭矮小患者实现长高梦想;培训中小学校医2000多人,捐资建设博爱校医室10所;向国家卫健委重大疾病防治科技行动捐资1200万元用于课题研究;支持成长天使基金开展科普教育活动8000多场。”

2020年1月9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成长天使基金管理委员会2020年第一次会议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召开。成长天使基金官微在当天以《成长天使基金管委会2020年第一次会议在京召开》为题的报道中称,“2019年在长春金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大力支持下,在基金管委会及办公室成员的共同努力下,成长天使基金开展的公益项目在资助规模和模式创新方面都取得了较好的成果,2019年度共资助贫困矮小患者1000余人次,物资捐助总价值7422万元,开展校医培训5期,培训校医500余名,援建博爱校医室5所,签署项目定点医院和合作医院136家。”

2020年1月25日,金赛药业紧急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100万元人民币,捐赠款项将根据疫情防控和一线医务人员需求,用于购买医用防护服、护目镜等防疫物资,通过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和湖北省红十字会发放。

如果单纯统计以上见诸报道的大额捐赠,自2008年以来11年年间金赛药业累计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药品和善款合计2350万元。若以金赛药业对外宣称的“11年累计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药品和善款合计1.6405亿元”为口径,那么高达1亿3000多万元的差距,是怎么捐出去的?

       “成长天使基金”的天使面孔

2020年1月9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成长天使基金管理委员会2020年第一次会议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召开。记者注意到,长春高新第二大股东、长春高新控股子公司金赛药业总经理金磊出席了本次会议,其职务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成长天使基金管理委员会副主任。

该基金管委会主任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副理事长刘选国兼任,金磊为唯一的副主任。该基金会设三名委员,其中排名第一的委员窦志国是金赛药业儿科事业部总经理,排名第二的委员李学鹏是金赛药业科普市场部总监,排名第三的委员苏亚南是中国红十字会人道服务支持项目中心主任。该基金会办公室主任陈珞是中国红十字博爱助学中心主任,办公室副主任薛丽萍是金赛药业公关部经理,办公室成员陈碧华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海外与青少年项目部主管,苏高超是金赛药业会计、高级主管,王睿茜是人民日报旗下健康时报记者,逯家蕊是金赛药业袖珍天使、形象代言人、全国矮小人士联谊会会长,魏泽洋是金赛药业公关媒介经理。

从上述名单可以看出,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成长天使基金管理委员会,金赛药业可谓精锐尽出,从公司总经理到销售团队的总经理、总监、公关经理、会计主管、媒介经理、形象代言人,倾巢而出。

此前几天,成长天使基金官微有一篇《2019成长天使基金大事记回顾|250家医院签约,50名院长见证》的报道,透露“2019年成长天使基金关爱项目,得到了全国各地数百家医院的倾力配合,250家医院签约授牌,50余名医院院长亲临现场,20多名党委书记出席活动,多家医院所在地省市领导莅临指导,群策群力,只为青少年儿童健康成长”。

2019年该“成长天使基金关爱项目得到了全国各地数百家医院的倾力配合”,与“250家医院签约授牌”。授什么牌?授两块牌子,“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成长天使基金定点医院”和“小胖威利患者关爱项目定点诊疗中心”。

那么,都有哪些医院获此殊荣呢?当然,250家医院不可能一一罗列,就在成长天使基金官微前述《大事记回顾》报道中,详细地“记”了这些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深圳市儿童医院、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南京市儿童医院、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总计八家。

记者注意到,上述医院的授牌仪式上,有这些院长和医生出席: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宣传科蔡敏部长以及儿科罗小平教授、梁雁教授、仇丽茹教授共同出席本次揭牌仪式;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牛晓宇院长、儿科吴瑾副主任、儿科黄红玉护士长以及多科室医生及患儿家长代表共同参加了此次活动;深圳市儿童医院钟山院长以及深圳市儿童医院内分泌科苏喆教授、张龙江教授等出席仪式;金赛药业儿科事业部总经理窦志国,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副院长王秀兰、儿科专家马金海等领导和嘉宾,共同出席揭牌仪式;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党委书记徐虹、副院长翟晓文、内分泌遗传代谢科主任罗飞宏等领导出席揭牌仪式;全国矮小人士联谊会会长逯家蕊,苏州大学社会学院党委书记南京市儿童医院副院长王倩、中国矮小人士联谊会会长逯家蕊、内分泌科主任医师倪世宁、新生儿科主任程锐等多科室的医生以及成长天使基金志愿者共同参加了此次活动;邓国林,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相关领导和内分泌遗传代谢科医护人员参加了本次活动;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小儿内分泌遗传代谢科主任程昕然、事业发展部主任马蔚等领导和嘉宾出席揭牌仪式。

记者还注意到,武汉的罗小平教授是出席金赛药业各种活动最多的一位。罗小平与金赛药业关联度最高的头衔是“中华医学会儿科学会副主任委员及全国儿科内分泌遗传代谢病学组组长”,他同时还是华中科技大学二级教授,同济医学院遗传代谢病诊断中心主任,同济医院儿科学系主任。

除此之外,2013年起,金赛药业联合人民日报社《健康时报》启动“中国儿童生长发育健康传播行动”,2019年1月双方发起成立“中国儿童健康传播研究中心”。启动仪式现场,中国儿童健康传播研究中心向首批20家医院授予了“中国儿童生长发育健康科普示范基地”荣誉称号。金赛药业官网在2019年1月8日的报道中,称由人民日报社《健康时报》、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金赛药业多方合力,凝聚共识,“中国儿童生长发育健康传播中心”应运而生。报道还称,由金赛药业联合人民日报社《健康时报》开展的“中国儿童生长发育健康传播行动”于2013年启动,已在全国开展200场,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传播儿童生长发育知识,普及矮小规范治疗观念的强烈社会舆论氛围。

       究竟是生意还是公益?

2019年1月9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博爱校医室”项目在北京启动。“博爱校医室”项目计划在五年内建设1000所博爱校医室,推动全国中小学校均达标配备校医,全面提升中小学校卫生保障水平和应急救护能力。2019年当年,组织了14期校医培训,共支持1400余名校医及保健老师开展专业培训。该项目启动仪式的新闻通稿中写道:“全新的2019年,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成长天使基金将继续支持‘博爱校医室’项目在全国更多省份的开展,走进更多校园,援建校医室,培训校医,开展科普教育,助力儿童成长。”这份通稿还显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2016年就启动了“博爱校医室”项目试点工作。

“博爱校医室”项目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成长天使基金出资。记者通过调查发现,金赛药业深度参与该项目。2019年金赛药业通过支持中国红十字会、湖南红十字会和长沙市红十字会,组织了首批102名校医在湖南省儿童医院集训。负责这个项目的是长春金赛药业中区总监汪泱。该项目早在2018年就落地四川,当时四川省博爱校医室授牌暨校医培训开班仪式上,金赛药业儿科事业部西区销售总监柴世杰表示,金赛人将继续履行提升国民身高体质、健康素养的社会责任,携手中国红基会在更多经济欠发达地区中小学开展“博爱校医室项目”。也在2018年该项目就已落户云南,在当时云南省博爱校医室授牌暨校医培训开班仪式上,活动实际负责人金赛药业儿科事业部西区云南大区经理张文斗也讲了话。湖北是该项目最早试点的地区之一,早在2017年就举办了“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湖北省博爱校园健康行动暨校医培训班启动仪式”,当地合作方正是湖北省红十字会,活动负责人是金赛药业中区总监汪泱。不仅西南和中南地区,成长天使基金也在全国很多省份开展开展类似集训活动,实际操办方均为金赛药业。

官方通报的数据,截至目前,成长天使基金累计救助1600名贫困矮小患者,为2000名校园医生进行生长发育知识培训,“金赛药业20年来已经让20万矮小儿童实现了长高梦想。”

金赛药业对中国红十字会的中国儿童健康事业如此倾情,究竟是生意还公益呢?百度文库里流传着一份《精心整理十大医药类营销案例之六:金赛药业》的文档,该文档显示,金赛药业与中国红十字会的合作,被视为经典的营销案例。该文档写到“创意”部分称,“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形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开展了‘红十字天使计划——金赛矮小症儿童医疗救助活动’。通过红十字天使计划赢得营销和信息沟通的合法性和可信赖感”;写到“执行”部分,称“每年向中国红十字俱乐部捐赠100万元的药品,用于资助矮小人群的治疗”;写到“效果”部分称,“最终将赛增打造成中国基因重组人生长激素的第一品牌,占有超过40%的市场份额。赛药业销售收入2009年较2008年增长50%。”赛增是金赛药业人工合成生长激素产品的品牌名称。

该文档上传于2014年8月,在豆丁网和文档下载网上也有。从文档内容分析,该文档应撰写于2010年。正是在2010年金赛药业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合作,正式启动了“成长天使基金-矮小患者医疗救助行动”,此后的“战绩”一路凯歌,到2018 年金赛药业宣称其市场占比接近 70%。

本文来自认证作者投稿且独立观点,不代表迪威点击www.dv66669.com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angjianghao.cn/1291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10条)

联系我们

长江号自媒体客服

官方:www.changjianghao.cn

邮件:cooperation@changjianghao.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