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sUQt6IntVZ6v

歌词中那个浪漫的土耳其,正在经历一场历史性的金融动荡。

当地时间12月21日,土耳其主要股指伊斯坦布尔100指数盘中暴跌7%,触发二次熔断机制,这已是该指数连续第三个交易日因暴跌触发二次熔断。截至收盘,伊斯坦布尔100指数跌幅8%。

与此同时,随着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一系列激进的稳汇措施,土耳其货币里拉坐上了“疯狂过山车”。继上周五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跌破17关口、创下历史新低后,本周里拉对美元汇率先抑后扬,一度回升至11附近,从低位最大反弹近40%。

长期专注于宏观经济分析的职业投资人程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被指不顾经济规律,频繁更换央行行长,强行实行宽松政策,加剧了国内经济矛盾,导致土耳其的这场危机难以避免。

股市连续三天暴跌熔断

拥有8000多万人口的土耳其,昔日是中东经济强国之一,但近年来经济每况愈下。公开数据显示,2007年土耳其人均GDP曾达1万美元,中国为0.31万美元;2020年土耳其人均GDP下降为0.85万美元,中国则为1.12万美元。

进入2021年,在各国为对抗新冠肺炎疫情而推出空前的刺激措施后,全球经济进一步从疫情中恢复。与此同时,全球通胀逐步抬头,部分新兴市场国家陆续开启加息周期。2021年11月,美联储也已经启动了加息的前置手段——逐步缩减购债规模。

通常,提高基准利率是遏制通货膨胀和防止货币贬值的必要手段。然而,土耳其在今年9月开始反其道而行之,试图以低利率促进经济增长、对抗高通胀。12月16日,土耳其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5%下调至14%,为9月以来连续第4个月降息,累计下调基准利率500个基点。其背景是,11月土耳其通胀率已超过20%。

12月17日,在土耳其央行宣布再次降息后,土耳其金融市场上演“股债汇三杀”。股市暴跌两度触发熔断机制;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里拉对美元汇率跌破17关口,年内贬值幅度超过50%。当天,土耳其央行月内第五次通过抛售美元干预外汇市场,但最终“救市”失败。

12月20日,土耳其股市盘中再度暴跌,两次触发熔断,伊斯坦布尔100指数当日收跌1.35%。12月21日,土耳其股市连续第三个交易日跌至熔断,伊斯坦布尔100指数最终收跌8%。

SsI2OraG1fEXfl

里拉坐上“疯狂过山车”

不过,股市连续暴跌熔断之际,得益于总统埃尔多安推出的稳汇政策,土耳其货币里拉在本周迎来了创纪录反弹。

12月20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内阁会议后宣布了一系列措施稳定汇率和应对通胀。其中包括一项异常激进的规定:如果本币储蓄因里拉贬值而蒙受损失,政府将进行补偿,以减少汇率波动对储户的影响。

“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公民再也不需要因为担心汇率波动导致利息流失,而去将里拉兑换成外国货币了。”埃尔多安说。

受此消息影响,原本急剧下跌的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大幅反弹,当天涨幅超过20%。12月21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再度强劲反弹,一度回升至11大关附近,两日累计最大反弹幅度近40%。

但埃尔多安并没有透露补偿款从哪里来。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在21日发布的博文中表示,埃尔多安宣布将补偿居民因里拉贬值遭受的外汇损失,希望籍此摆脱美元体系。然而,不知道土耳其外储250亿是否足够保卫币值。如否,以里拉来补偿相当于狂印里拉,最后仍然是里拉贬值,恶性通胀。

截至北京时间12月22日早间7时,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维持在12.3附近,较20日创下的历史低点涨约三分之一,但年内贬值幅度仍然超过40%。

不走寻常路的埃尔多安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发生的这场危机,很大程度上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不计后果推行低利率造成的。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博士杨晗上月发布的一篇文章总结称,土耳其2003年以来,持续采用低利率政策刺激经济增长,导致企业过度加杠杆,抗风险能力变弱。危机发生后里拉贬值,国内通胀,而政府认为高利率才是通胀的原因,迫使央行维持低利率,维持汇率则以消耗外储为代价,但土长期逆差外储有限,里拉恶性贬值;同时因禁止银行为做空者借出里拉,企业同样难以获得信贷,经济进一步恶化。

按照传统的经济学观点,面对今年来的持续高通胀局面,土耳其应当通过大幅加息来抑制。但埃尔多安一直以来都反对高利率,认为加息不会抑制通胀、只会抑制经济增长,高利率使得富人更富、穷人更穷。他还曾表态称,不降息“等同于叛国”,永远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妥协。

程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埃尔多安曾长期借助欧洲银行业的贷款在国内大兴土木,强化投资,使得土耳其经济表面繁荣。但随着欧美经济复苏和土耳其地区冲突,资本流出土耳其,土耳其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日益增大。而埃尔多安不顾经济规律,频繁更换央行行长,强行实行宽松政策。反而更加缩小了土耳其里拉与主要货币之间的实际利差,更加刺激了资本的流出,加剧了国内经济矛盾。

程宇认为,“土耳其的问题根源在于借债进行低效投资,那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资产出清。而埃尔多安又不顾经济规律,妄图实现独立的货币政策,政治意图在经济规律面前是不堪一击的”。另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年底,土耳其外债达到4500亿美元,占其GDP的62%。

两年解雇三位央行行长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3月,土耳其就已经历过一次“股债汇三杀”的市场动荡,当时的起因正是埃尔多安突然解雇原央行行长阿巴尔。

今年3月20日,土耳其政府发布由总统埃尔多安签发的公告,宣布任命卡夫哲奥卢为新任土耳其央行行长,前行长阿巴尔被解职。阿巴尔就任土耳其央行行长不到5个月,同时他也是土耳其两年来第三位被解职的央行行长。

阿巴尔的解职被认为与3月18日土耳其央行加息有关。当天,土耳其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7%提高至19%。而在阿巴尔担任土耳其央行行长的4个多月时间里,土耳其央行累计将基准利率上调了875个基点,以此抑制本币贬值和通货膨胀,并取得了一定成效。

不仅是央行行长,埃尔多安还几乎解雇了所有反对降息的经济官员。就在本月初,埃尔多安签署总统令,宣布接受财政部长埃尔万的辞职申请,任命副财长内巴蒂接任财长一职。

埃尔万于2020年11月受任命接替上任财长,在职仅大约1年时间,他也是反对降息的主要官员之一,与埃尔多安的主张背道而驰。新财长内巴蒂则是埃尔多安低利率政策的坚定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