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前,一档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火遍大江南北。

在节目里,北京女孩马诺因其犀利的言论一炮而红:

“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要坐在单车后面笑。”

这句话一时火遍全网,甚至被人们奉为经典拜金语录。

然而十一年过去了,“拜金”的她真有坐上宝马车吗?

马诺同《非诚勿扰》的缘分,还得从她大学毕业那年说起。

毕业那年,她与交往了几年的男友分手,一时颓废消沉,伤心不已。

那时,她的同学告诉她南京有一个相亲类节目,建议她可以去那里玩玩,既能增加些曝光率,也能交一些新朋友。

马诺刚好也想调节一下自己失恋后的心情,于是欣然前往。

当时的她,出身表演专业,兼职做过模特,长相甜美且仪态大方,非常讨人喜欢,但美中不足的就是说话特别毒舌。

看见一位年长的男士上场,她脱口而出:

“如果知道你来,我就让我妈代替我来了!”

听到一个颇为自恋的男嘉宾说自己曾谈过七八个女友,她不屑接话道:

“还没有我的零头多呢!”

看到一位做内景掌管的男嘉宾不停地在卖弄口才,她更是直接怼道:

“听你说话,我就觉得你欠抽。”

外在与内在的反差让她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但真正让她火遍全网的,还是那句经典“拜金语录”。

某期节目中,一位喜欢骑单车的男嘉宾,正在三位女嘉宾中行使男生提问的权利。

其中两位是专门为他留灯的女嘉宾,而另一位就是他的心动女生马诺。

面对三位女嘉宾,男生却单单只痴情于马诺,他眼里含情脉脉,声音温柔似水,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愿意以后经常陪我骑单车吗?”

但得知他每个月只有3000元收入的马诺,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无奈敷衍一笑,就毫不犹豫地拒绝:

“我还是坐在宝马车里哭吧!”

此话一出,就在网上疯狂传播,甚至掀起了轩然大波。

网友们纷纷分为两派:一派是力挺马诺、认为恋爱中物质至上的“保马帮”,一派是认为马诺拜金的“倒马帮”,就爱情和面包谁更优先的问题产生了激烈的争 论。

节目《非诚勿扰》也借机大火了一把。

而回到马诺本人,她之所以能够脱口而出经典语录,除了一定的机缘巧合,更多的还是她对生活的真实感悟!

马诺,于1988年出生在北京的一个胡同小巷里。

首都北京,让她看遍了繁华绮丽;而胡同小巷,又让她深感生活不易。

小时候,由于父亲整天不在家,家里的生计就全落在母亲身上。

母亲靠着两平方米的水果摊来维持家庭开销,生活很是艰难。

因为母亲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来陪马诺,所以马诺童年的常态就是蓄一头短发,穿一身旧衣裳,整日里灰头土脸,一个人自言自语。

而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父亲最终也在她未成年时就去世了。

缺爱的童年,让她感受不到家的幸福和温馨,因此她把自己的全部追求,都寄托在冰冷但又可靠的物质上面。

她向往光鲜亮丽的都市女郎的生活,还在高中时期,就兼职做了模特。

高中毕业后,她考入了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因为母亲给的生活费有限,大学时的她又接了一些车展之类的活儿,以赚取更多的零花钱。

但大学毕业后,依旧从事模特这一工作的她,生活便开始捉襟见肘了。

因为和那些有背景、有名气的专业模特相比,她的出场费不高,挣来的钱也只够勉强糊口。

最穷的时候,银行卡里就只有1400元。

当日常生活都成了问题的时候,又何谈光鲜亮丽呢?

因为没钱,工作后的她不得不借住到表姐家里。

表姐和她平日少有交集,感情不深。

眼看着马诺住得越来越久,她心里很不耐烦。

终于有一天她干脆直接把马诺的行李直接放在了家门口,暗示她赶紧搬走。

晚上六点,疲累的马诺刚工作回来,就看到门口堆着自己大包大包的行李,心里不禁酸楚万分,孤苦的眼泪簌簌地就流了下来。

但无可奈何,她只能一边提着重重的行李,一边去寻找新的住所。

那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很多房屋中介都关门了,好不容易她才找到了一家,想也没想就租下了其中最便宜的一间房子。

贫穷的窘迫,激起了她对金钱无限的向往,以至于脱口而出拜金语录。

而这随口一言,却让她后来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要坐在单车后面笑。”

这一语录的广泛传播,让马诺很快就拥有了“拜金鼻祖”的称号。

因为这一称号,她自带话题属性,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人们的激烈讨论。

而在那个互联才网刚刚开始发展的年代,流量就已经展现出了它极大的变现能力。

为了获得更高的收视率,各个节目纷纷邀请她出席,比如说《Lady呱呱》、《周日我最大》、《非常静距离》、《越跳越美丽》,甚至还有视频网站签约她做主播聊世界杯。

马诺一下子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素人,变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网红。

当她和一位二婚男士相亲成功离开节目时,她的身价已直逼二线女星。

2011年10月,她还参演了自己首部微电影《小女孩》,同时,也发行了个人首张音乐专辑《好想》。

2012年3月,她还有幸参演了电影《春娇与志明》,并在同年6月,发行了自己第二张EP专辑《热夜》。

在这之后,她更是先后出演了十余部影视作品。

这对两年前还在为房租发愁的她来说,幸福简直来得太突然!

当然,因为马诺是凭拜金女这一身份而广为人知的,所以导演在拍戏时也往往给她安排此类角色。

比如,在与张馨之、赵京南等合作出演的喜剧片《肚爸爸生子记》中,她饰演的是拜金的假洋妞。

在由任凭执导的网络喜剧《妖精别走第二季》中,她主演的是喜欢从物质上打击对方的相亲精。

但很快,马诺就失望地发现,自己参演的这些作品没能掀起任何反响。

并且在唯一一部还算热播的电影《春娇与志明》中,她的戏份竟被全部删除。

这一切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她身上“拜金女”的标签。

随着社会道德风尚的进步,“倒马帮”逐渐压倒“保马帮”,且势力日益剧增,大有一定大局之势。

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对马诺的拜金行为表示不满,甚至不惜掀起一场网络暴力。

那时,有人直接在马诺微博的留言区下,骂她刻薄、拜金、没素质。

也有人专门挖出她的个人资料,并把它贴在网上。

但这还只是个别观众的行为。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观众骂她,媒体也开始迎合着大众造谣生事。

2010年5月20日,粉丝网上发布了一篇帖子标题为《马诺也有偷拍照出来了,比闫凤娇的更加劲爆》。

该报道在一幅尺度极大的日本女人照片下标注上了“马诺”的名字,并进行大肆地嘲讽和挖苦。

一时间谣言四起,马诺的名誉也因此越来越差。

2010年10月,重庆某家网站又发布了《富二代相亲遇上史上最刻薄的拜金女》的文章,直指马诺是“史上最刻薄拜金女”。

好不容易踏进了娱乐圈,而名声却越来越差,这显然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马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无奈之下,为了给自己保留更多的工作机会,她只能通过打官司来维护自己的名誉权。

但最终结果也只是强差人意。

粉丝网是赤裸裸的造谣,因此她很快就胜诉了,结束了艳照事件。

但重庆的网站公司代表人却发声: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错误,因为他们只是以综合采用他人观点的形式,形成地对马诺的一个普遍看法。

他们一再坚持这属于正常的新闻报道。

法院也认定这家网站只侵犯了马诺的肖像权,并未侵犯她的名誉权。

马诺的拜金身份也就此被官方默认。

但当这一身份受到综艺追捧时,马诺觉得一切似乎都还能接受,因为有得必有失嘛!

但2016年,她因戏路越拍越窄,彻底退出了娱乐圈。

网友却依旧不依不饶,只要马诺在微博上更新动态,下面就永远是骂声不断。

这样的情况持续三年后,马诺终于愤怒了。

或许是出于忍无可忍,又或许是想再度翻红,她揭示了当年自己说出拜金语录的真相:

第一:大家都是去工作的;

第二,我是接到指示拒绝男嘉宾的;

第三,当时那个人演的是一个归国富二代,我只是开个玩笑拒绝他;

第四,舆论导向也不是我带起来的,在台上处处利用我的人,祝你别墅住得开心。

此动态发布后,网友却仍然对她纷争不断。

有人同情她:这么年轻就被节目组消费利用了,真可惜。

也有人说:节目可以有剧本,人设可以是假的,但她就没有一点私心吗?

更有人直接指责她:马诺简直又当又立,既靠着节目人设出名,又在这里含沙射影地骂节目组。

时至今日,33岁的马诺始终没有坐上宝马车,更不用谈在车上哭泣了。

和她牵手的那位男嘉宾在离开节目不久后就和她分开了,现在已另找了一位女朋友。

淡出娱乐圈后,马诺做起了车评人的工作,日常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心得和感悟,生活似乎再次步入正轨。

但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被互联网贴上“拜金”标签的她,可能以后连恋爱结婚都很困难。

年轻时,她通过博眼球的手段,从籍籍无名到黑红一时,再到如今的原地踏步。

她用短暂而又曲折的十一年向我们道出了一个真相:黑红难以走远。

要想在日新月异的互联网中,留下自己难以磨灭的足迹,还得靠实力和正确的三观。

-END-

作者:一蒲萤

责编:柳叶叨叨